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

 立法追蹤     |      2018-05-11
標簽: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

  一、增加一條,作爲第十五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願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願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二、將第十八條改爲第十九條,第二款修改爲:“人民檢察院在對訴訟活動實行法律監督中發現司法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非法拘禁、刑訊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權利、損害司法公正的犯罪,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對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實施的其他重大的犯罪案件,需要由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的時候,經省級以上人民檢察院決定,可以由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

  三、將第三十二條改爲第三十三條,增加一款,作爲第三款:“被開除公職和被吊銷律師、公證員執業證書的人,不得擔任辯護人,但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監護人、近親屬的除外。”

  四、增加一条,作为第三十六条:“法律援助机构可以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看守所派驻值班律师。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没有委托辩护人,法律援助机构没有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的,由值班律师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咨詢,程序选择建议,代理申诉、控告,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对案件处理提出意见等辩护。

  “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看守所應當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權約見值班律師,並爲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約見值班律師提供便利。”

  五、將第三十七條改爲第三十九條,第三款修改爲:“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案件,在偵查期間辯護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應當經偵查機關許可。上述案件,偵查機關應當事先通知看守所。”

  六、將第七十三條改爲第七十五條,第一款修改爲:“監視居住應當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住處執行;無固定住處的,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對于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在住處執行可能有礙偵查的,經上一級公安機關批准,也可以在指定的居所執行。但是,不得在羁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

  七、將第七十九條改爲第八十一條,增加一款,作爲第二款:“批准或者決定逮捕,應當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涉嫌犯罪的性質、情節,認罪認罰情況,對所居住社區的影響等情況,作爲是否可能發生社會危險性的考慮因素。對于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

  八、將第一百零六條改爲第一百零八條,第一項修改爲:“(一)“偵查”是指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等機關對于刑事案件,依照法律進行的收集證據、查明案情的工作和有關的強制性措施”。

  九、將第一百一十八條改爲第一百二十條,第二款修改爲:“偵查人員在訊問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應當告知犯罪嫌疑人享有的訴訟權利,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從寬處理的法律規定和認罪認罰可能導致的法律後果。”

  十、將第一百四十八條改爲第一百五十條,第二款修改爲:“人民檢察院在立案後,對于利用職權實施的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重大犯罪案件,根據偵查犯罪的需要,經過嚴格的批准手續,可以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按照規定交有關機關執行。”

  十一、將第一百六十條改爲第一百六十二條,增加一款,作爲第二款:“犯罪嫌疑人自願認罪的,應當記錄在案,隨案移送,並在起訴意見書中寫明有關情況。”

  十二、增加一條,作爲第一百七十條:“人民檢察院對于監察機關移送起訴的案件,依照本法和監察法的有關規定進行審查。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爲需要補充核實的,應當退回監察機關補充調查,必要時可以自行補充偵查。

  “對于監察機關采取留置措施的案件,人民檢察院應當對犯罪嫌疑人先行拘留,留置措施自動解除。人民檢察院應當在拘留後的十日以內作出是否逮捕、取保候審或者監視居住的決定。在特殊情況下,決定的時間可以延長一日至四日。”

  十三、將第一百六十九條改爲第一百七十二條,第一款修改爲:“人民檢察院對于監察機關、公安機關移送起訴的案件,應當在一個月以內作出決定,重大、複雜的案件,可以延長半個月;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符合速裁程序適用條件的,應當在十日以內作出決定,對可能判處的有期徒刑超過一年的,可以延長至十五日。”

  十四、將第一百七十條改爲第一百七十三條,修改爲:“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應當訊問犯罪嫌疑人,告知其享有的訴訟權利和認罪認罰可能導致的法律後果,聽取犯罪嫌疑人、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對下列事項的意見,並記錄在案:

  “(一)涉嫌的犯罪事實、罪名及適用的法律規定;

  “(二)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等從寬處罰的建議;

  “(三)認罪認罰後案件審理適用的程序;

  “(四)其他需要聽取意見的情形。

  “人民檢察院依照前款規定聽取值班律師意見的,應當提前爲值班律師了解案件有關情況提供必要的便利。

  “犯罪嫌疑人、辯護人、被害人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書面意見的,應當附卷。”

  十五、增加一條,作爲第一百七十四條:“犯罪嫌疑人自願認罪,同意量刑建議和程序適用的,應當在辯護人在場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不需要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一)犯罪嫌疑人是盲、聾、啞人,或者是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爲能力的精神病人的;

  “(二)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代理人、辯護人對未成年人認罪認罰有異議的;

  “(三)其他不宜適用的情形。”

  十六、將第一百七十二條改爲第一百七十六條,增加一款,作爲第二款:“人民檢察院可以在起訴書中就主刑、附加刑、刑罰執行方式等提出量刑建議。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的,應當在起訴書中寫明,並隨案移送認罪認罰具結書等材料。”

  十七、第二編第三章增加一條,作爲第一百八十二條:“犯罪嫌疑人自願如實供述涉嫌犯罪的事實,有重大立功或者案件涉及國家重大利益的,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核准,人民檢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訴決定,也可以對涉嫌數罪中的一項或者多項不起訴,公安機關可以撤銷案件。

  “根據前款規定不起訴或者撤銷案件的,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作出處理。”

  十八、將第一百七十八條改爲第一百八十三條,修改爲:“基層人民法院、中級人民法院審判第一審案件,應當由審判員三人或者由審判員和人民陪審員共三人或者七人組成合議庭進行,但是基層人民法院適用簡易程序、速裁程序的案件可以由審判員一人獨任審判。

  “高級人民法院審判第一審案件,應當由審判員三人至七人或者由審判員和人民陪審員共三人或者七人組成合議庭進行。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第一審案件,應當由審判員三人至七人組成合議庭進行。

  “人民法院審判上訴和抗訴案件,由審判員三人至五人組成合議庭進行。

  “合議庭的成員人數應當是單數。

  “合議庭由院長或者庭長指定審判員一人擔任審判長。院長或者庭長參加審判案件的時候,自己擔任審判長。”

  十九、將第一百八十五條改爲第一百九十條,增加一款,作爲第二款:“被告人認罪認罰的,審判長應當告知被告人享有的訴訟權利和認罪認罰可能導致的法律後果,審查認罪認罰的自願性和認罪認罰具結書內容的真實性、合法性。”

  二十、增加一條,作爲第二百零一條:“對于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時,一般應當采納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議,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不構成犯罪或者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

  “(二)被告人違背意願認罪認罰的;

  “(三)被告人否認指控的犯罪事實的;

  “(四)起訴指控的罪名與審理認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量刑建議明顯不當的;

  “(六)其他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情形。

  “在審判過程中,人民檢察院可以調整量刑建議。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量刑建議明顯不當或者被告人、辯護人對量刑建議提出異議的,應當依法作出判決。”

  二十一、第三編第二章增加一節,作爲第四節:

  “第四節速裁程序

  “第二百二十二條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案件,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告人認罪認罰並同意適用速裁程序的,可以適用速裁程序,由審判員一人獨任審判。

  “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候,可以建議人民法院適用速裁程序。

  “第二百二十三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適用速裁程序:

  “(一)被告人是盲、聾、啞人,或者是尚未完全喪失辨認或者控制自己行爲能力的精神病人的;

  “(二)有重大社會影響的;

  “(三)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被告人對指控的事實、罪名、量刑建議有異議的;

  “(四)被告人與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沒有就附帶民事訴訟賠償等事項達成調解或者和解協議的;

  “(五)其他不宜適用速裁程序審理的。

  “第二百二十四條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案件,不受本章第一節規定的送達期限的限制,不進行法庭調查、法庭辯論,但在判決宣告前應當聽取被告人的最後陳述意見。

  “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案件,應當當庭宣判。

  “第二百二十五條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案件,人民法院應當在受理後十日以內審結;對可能判處的有期徒刑超過一年的,可以延長至十五日。

  “第二百二十六條人民法院在審理過程中,發現有被告人違背意願認罪認罰、被告人否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或者其他不宜適用速裁程序審理的情形的,應當按照本章第一節的規定重新審理。”

  二十二、將第二百五十條改爲第二百六十一條,第二款修改爲:“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罪犯,在死刑緩期執行期間,如果沒有故意犯罪,死刑緩期執行期滿,應當予以減刑的,由執行機關提出書面意見,報請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如果故意犯罪,情節惡劣,查證屬實,應當執行死刑的,由高級人民法院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對于故意犯罪未執行死刑的,死刑緩期執行的期間重新計算,並報最高人民法院備案。”

  二十三、將第二百六十條改爲第二百七十一條,修改爲:“被判處罰金的罪犯,期滿不繳納的,人民法院應當強制繳納;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二十四、第五編增加一章,作爲第三章:

  “第三章缺席審判程序

  “第二百九十一條對于貪汙賄賂等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潛逃境外,監察機關移送起訴,人民檢察院認爲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人民法院進行審查後,對于起訴書中有明確的指控犯罪事實的,應當決定開庭審判。

  “前款案件,由犯罪地或者被告人居住地的中級人民法院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

  “第二百九十二條人民法院應當通過有關國際條約中規定的司法協助方式或者受送達人所在地法律允許的其他方式,將傳票和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副本送達被告人。被告人收到傳票和起訴書副本後未按要求歸案的,人民法院應當開庭審理,依法作出判決,並對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産作出處理。

  “第二百九十三條人民法院缺席審判案件,被告人有權委托辯護人,被告人的近親屬可以代爲委托辯護人。被告人及其近親屬沒有委托辯護人的,人民法院應當通知法律援助機構指派律師爲其提供辯護。

  “第二百九十四條人民法院應當將判決書送達被告人及其近親屬、辯護人。被告人或者其近親屬不服判決的,有權向上一級人民法院上訴。辯護人經被告人或者其近親屬同意,可以提出上訴。

  “第二百九十五條在審理過程中,被告人自動投案或者被抓獲的,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理。

  “罪犯在判決、裁定發生法律效力後歸案的,人民法院應當將罪犯交付執行刑罰。交付執行刑罰前,人民法院應當告知罪犯有權對判決、裁定提出異議。罪犯對判決、裁定提出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理。

  “依照生效判決、裁定對罪犯的財産進行處理確有錯誤的,應當予以返還、賠償。

  “第二百九十六條由于被告人患有嚴重疾病,無法出庭的原因中止審理超過六個月,被告人仍無法出庭,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申請或者同意繼續審理的,人民法院可以在被告人不出庭的情況下缺席審理,依法作出判決。

  “第二百九十七條被告人死亡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終止審理;但有證據證明被告人無罪,人民法院經缺席審理確認無罪的,依法作出判決。

  “人民法院按照審判監督程序重新審判的案件,被告人死亡的,人民法院可以缺席審理,依法作出判決。”






發布人聲明:文章僅爲個人學習、研究之目的使用,文章觀點不代表本人立場,更不構成本人承諾,如認爲侵害您的合法權益,請聯系發布人和網站刪除。